4月13日的這一週 住在山東的 武友G 來台灣渡假,來台灣之前幾個月已經在嗆聲說這趟是開扁之旅。他也積極的去健身重訓,甚至培訓了幾個學生來和他對練。可謂來勢兇兇。

 

為了迎接他的開扁,上次和 庭興兄 會面玩推手之後也順便求教拳擊。之後前往泰國出差,雖行程緊湊繁忙,但晚上也還是去泰拳館練練拳。4月12日晚上 踢拳武友R 也為了協助我做準備,邀請我去他們的拳館 “暖車”

 

4月13日晚上,武友G的踢拳師兄A 加上他的小徒弟 也到拳館集合,大家先是打靶暖身,隨後 武友G 和小徒弟對打。

 

小徒弟 (格鬥愛好者) = 21歲,身高約170cm,體重65kg。空手道底子,後轉修踢拳,目前在學習散打。

武友G(業餘教練) = 36歲,身高約170cm,體重70kg。詠春為主的國術底子,後轉修並專精於踢拳。

 

小徒弟前幾場都很客氣,應該是基於對長輩的尊重。不過武友G卻要求小徒弟多用點力,積極的打沒關係。因為對打本來就有風險,他會保護自己,後果自負。後幾場小徒弟就遵照武友G的要求放寬心去打。 顯然小徒弟在速度和体能上有優勢,快進快出,讓武友G追不太上,但小徒弟的攻擊多屬無效。小徒弟的練拳之路未來可期,因為夠投入,而且現在正在走上坡。若能勤快的練拳,參加比賽拿到好成績應不成問題。

 

他們打了幾場之後,休息了一下。我跟武友G提說換我出場了吧。

武友G 說: 「你的拳太重,我怕我會吃不消」

我: 「還好吧。都會收力的」

武友G 說: 「你的拳就算戴拳套擋下來,勁道還是會貫進來」

 

此時本來因負傷不參與對打的師兄A跳了出來說: 「不然我來試試」

 

踢拳師兄A (踢拳及健身的職業教練) = 35歲,身高約180cm,體重110kg。七星螳螂底子,踢拳及健身的專家。

J (樂愛武術的肥阿宅) = 39 歲,身高170cm,體重86kg。 詠春,白眉,空手道等南方拳種,略通自由博擊。

 

就算只是玩票的對練也肯定不輕鬆。幸好師兄A腳負傷正復健中,所以只打純雙手的立技。和他對打壓迫感很大,到不是因為体格上的差距。而是一個龐大又負傷的身軀,竟然還能身手這麼敏捷。其次他雖有体格優勢,但全不依賴,反而在技巧上花很多心思。他的攻擊面向全面,靈活多變,不好應付。我感覺 師兄A 只是想試試水溫,很佛心沒衝進來把我 “炒掉”

 

武聚後,我們去小7喝飲料聊聊天。

 

師兄A跟武友G說:「J 打靶有點彆扭,但打人很流暢。 J的拳確實重,可惜我沒有牙套,不然到想試著去接看看」

 

武友G:「 J 的拳都是打貫穿的。接到的拳感覺上像是被鐵球打進來」

 

師兄A: 「而且還有被沾粘到的感覺」

 

武友G: 「J是空手道的底子,後來學詠春和白眉。都是南方的拳種,擅長近身短打」

 

師兄A: 「雖然沒有遠程的導彈,但近距離有綿密的火網。我不太敢冒然突入」

 

武友G: 「J也應該挺有實戰經驗的吧?」

 

J : 「完全沒有」

 

武友A: 「是喔。不過就算遇到了也不用太擔心」

 

我確實都沒有實戰過,但我的武友卻個個都經驗豐富。奇妙的是武友們遇上實戰的時候,我都剛好不在場。至於學生打架或對打練習,在我的定義下都不算實戰。

 

在此次之前,武友G 雖已介紹 師兄A給我認識。因為 師兄A 發心學佛,所以話題都在佛學基礎知識,沒有聊到多少武術和格鬥。這次則是武術的交流。

 

4月13日的武聚在歡樂又愉快的氣氛下告一段落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if2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